MENUMENU

Media Center

BMW X7 x UCCA Discussion | Appeal of Creative Sharing

尤洋

创新BMW X7 × UCCA系列对话主持人

UCCA副馆长

张有待

本期嘉宾

著名DJ、音乐文化推广者

张有待的唱片收藏。

音乐最大的三个魅力就是影响、发现和分享。

艺术由私人变得公众,本身即是值得把玩和思考的过程:艺术品如何走入公众视野?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艺术家的个人创作转换为大众所接收到的文化现象?对这种传播和分享本身加以考究同样富有趣味。创新BMW X7乐于充当分享者,这次带来的两位艺术工作者对话,就是和读者们分享关于“分享”本身的乐趣与启发。

生活中的不同平台会连接起不同的人:比如通过艺术、音乐、驾驶……在相同的兴趣面前,人们得以卸下职场中的身份,寻找精神的自足和解放。而相比于视觉艺术,声音的艺术往往有着更为广阔的赏鉴空间——在驾驶中无法欣赏一幅绘画作品,但可以通过电台去聆听音乐和广播。你在做节目的过程中,会预设听众所处的空间属性吗?如何用声音去激发听众的兴趣?

张有待:因为从小喜欢电影,我在大学选择了戏剧文学作为专业。但后来听到摇滚乐的时候,我便开始对音乐产生了兴趣。因为我发现在一首短短的歌里,可以包含所有我喜爱的艺术形式:包括文学、戏剧、诗歌……一首歌可以营造一种氛围、情绪,或者讲述一个故事——很多三五分钟的歌曲也可以表达出很宏大的叙事,这就是音乐的奇特之处。甚至还可以通过音乐家、唱片封面等视觉方面的形象使音乐的呈现更为立体。

当我开始做电台节目的时候,这份工作可以让我去创造一个心理层面的“空间”,让很多人介入其中,却不需要相见。电台不同于电视或视频节目,它最大的魅力就是想象力。听众也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去收听。同时在聆听的时候,主持人播放的音乐仿佛就在你的身体里边,是离你最近的。他是让你感到最可信赖的一个人,有时候他可能就是你自己。当我在做节目的时候,我感到自己可以运用想象力做任何想做的事,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在那一刻我不受时间和空间的约束,我就在空气中。

张有待     

我还曾给直播间里的麦克风起过名字,每次主持节目的时候仿佛就在跟它说话,所以它可能是预设的一个听众,但我预设的是一个单独的对象。在一个小时的节目中,播放的音乐和我介绍的音乐故事可以组成受众的体验。或者说,这是我为听众创造的一件作品、导演的一部电影。

张有待工作照。

尤洋:很多人从你的节目中受益——不仅获得愉悦,也分享给周围的朋友,令音乐史中的典故和传说在听众各自的圈层中再次转播。比如我和友人在旅途中开车时,就曾在听你节目的时候引发即席的讨论。那么在你看来,该如何去描述“分享”?

张有待:对我来说,音乐有三个最大的魅力,其中第一个就是分享——当音乐与你喜欢或者相爱的人分享时,它就具有了特殊的意义;第二个是发现——你永远可以在音乐中不断地发现新的声音,或者从已知的声音里再去发现新的声音;第三是影响——所有的音乐都能够听出它受影响的渊源,好的音乐也会继续去影响其他人。音乐之间可以互相影响,音乐家之间可以互相影响,同时音乐可以受到其他艺术门类的影响,并且影响到其他艺术类别。所以音乐最大的三个魅力就是影响、发现和分享。

尤洋:来美术馆参观的大多数观众都会认为“艺术”是指向视觉的,如绘画、雕塑等。而实际上,艺术的发展和同时代的媒介发展息息相关——在上世纪60年代,随着电视机的普及,艺术家也开始采用影像作为创作媒介,影像中的声音自然也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随后又出现了一批专注于使用声音表达观念的艺术家……作为音乐领域的专家,你觉得声音艺术和视觉艺术相比,有哪些特性?

张有待   

对我来说,好的音乐往往是有画面感的——好的音乐家是用音符来作画。而听到不好的音乐,眼前会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画面和联想。同时,一件好的绘画作品也会让我在它面前驻足的时候听到声音——有时是大自然的声音,有时会听到音乐。

蒙德里安,《百老汇爵士乐》,1942-1943,布面油画。图片来源于网络。

张有待:20世纪初的抽象绘画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同时代爵士音乐的影响。而很多音乐家也都尝试创作绘画——比如鲍勃·迪伦(Bob Dylan)、琼尼·米切尔(Joni Mitchell)等——他们的绘画作品也和音乐作品同样出色。甚至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也尝试过用画笔来表达他的想法。有种说法还将Miles Davis比作爵士乐领域中的毕加索,而且他也创作过一首献给毕加索的作品——《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

对于很多伟大的音乐家来说,他们的音乐理念已经超越了音符的概念。比方说约翰·凯奇(John Cage)、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比如布莱恩·伊诺(Brain Eno)、坂本龙一……他们都是在用声音进行创作,已经超越了音乐的领域。

鲍勃·迪伦唱片封面上的自画像。图片来源于网络。

尤洋:你在不久前邀请了日本音乐家坂本龙一到访北京。他是一位具有多元化身份的创作者,对中国的艺术界和文化领域都影响很大。那么我们今天应该如何定义身份?身份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便于识别的表皮,还是束缚我们创造力的枷锁?

张有待:像坂本龙一这样的音乐家,就是典型的在不同领域当中都很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也很难定义他在某一个领域的成就。他近年的音乐创作已经不是简单地写旋律、做合声,而是用声音,甚至是我们周围的环境音或噪音在创作艺术作品。他会通过一些声音的装置来表达对生命、世界、自然等方面的认知和理解。坂本龙一有一张专辑叫做《BTTB》,意思即“Back to the Basic”——他永远能回到生命和生活最本质的根源上,将一切化繁为简。他所追求的艺术的极致就是“Less is More”。

张有待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越来越少地把音乐家当作艺术家去看待,能够把音乐本身当作艺术创作的音乐家也越来越少。所以我想,也许这就是坂本龙一这样的艺术家被爱戴和尊重的原因吧。

坂本龙一与朱哲琴等音乐人在有待的九霄俱乐部现场即兴表演,2018。

创新BMW X7对分享说:

有时候,艺术品的魅力并不仅仅来自于其本身。借助分享,我们的乐趣与艺术家的乐趣重叠、交融,艺术品被重新谱写、感知和解读,流动的气息沉淀成醇厚的气质。从两位艺术工作者的对话中,我们就能勾勒出这样一幅关于分享的充满勃勃生机的画卷。创新BMW X7一向以分享为荣,超大空间的设计理念和Bowers&Wilkins钻石环绕音响系统都是为分享而生。无论是空间还是音乐,创新BMW X7都是分享一切美好体验与感知的最佳平台。

关于创新BMW X7 × UCCA系列对话

创新BMW X7 × UCCA系列对话关注并探讨将新媒体平台拓展为艺术空间的方式。

美术馆本身是具体的空间,策展人和艺术家的任务是去创造空间,于是当今的众多项目正在将美术馆外的空间转化为艺术现场。不同空间对不同人群产生的张力各不相同,新媒体平台作为开放知识共享的重要渠道,是否可以通过艺术观点的交换而成为一个数字化的艺术现场?

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5位不同社会身份的嘉宾参与此项实践,由UCCA副馆长尤洋主持,试图创造一个充满张力的线上艺术空间。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Lunar | December 30,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