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

2017年6月17日,2017中国财富论坛在山东青岛隆重开幕。中国/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执行副会长、云月投资执行合伙人宋斌应邀出席,并主持资本挑战时代的股权投资主题高峰对话,与中国建投集团总裁助理柯珂,国富资本董事长、青岛金融资产交易所董事长熊焰,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伽利略国际顾问公司董事长、纽约证券交易所前副总裁乔治?乌杜(Georges Ugeux),悉尼证券交易所首席执行官Tony Sacre,建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张驰等嘉宾,共同开展讨论,发表专业观点。

中国财富论坛是由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杂志承办的国际性的财经领域高端对话平台,旨在聚焦全球经济变局增长现状,促进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健康发展及支持实体经济,推动海内外政商学界交流与探讨,打造中国最具权威性和前瞻性的财富管理行业国际性交流平台。

当天论坛涉及“金融科技与财富管理新途”、“金融回归实体经济”、“战略转型下的保险改革创新”、“金融聚集区差异化发展之道”、“健康产业,未来财富驱动力”、“保险示范区的探索与实践”、“金融科技助推财富管理新变革”、“特色小镇的实践与产业多元化”等代表当前国内外金融及财富管理发展的前沿话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马德伦、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王永利、苏宁集团副总裁黄金老、花旗集团中国区主席蔡红军、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慕尼黑再保险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及首席执行官葛强(Gerhard Hinterhauser)、中国/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执行副会长、云月投资执行合伙人宋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前院长王杉、中国保险学会会长姚庆海、太平洋保险集团首席数字官杨晓灵、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总规划师沈迟等中外嘉宾参加当天会议,发表专题演讲或参与主题对话。

 

资本挑战时代的股权投资高峰对话

财富管理的收益水平一定取决于股权投资机构的专业水平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欢迎大家来到美丽的青岛,参加2017青岛·中国财富论坛,很高兴受论坛组委会委托,担任今天的嘉宾主持。
我们知道,世界在今年发生着不断的变化,国际形势风起云涌。,中国经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经济结构的调整,产业的转型,消费的升级,都是在一个新的时代下往前突进。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中国财富论坛将股权投资在资本时代挑战下的机遇与发展作为主题,开展今天的讨论,是我们金融业内,特别是财富管理界和资产管理界期盼的事情。
刚才我听了柯珂总的精彩演讲,深有同感。因为我担任执行合伙人的云月,本身也是通过深入运营,提升企业价值的控股投资机构,也是运用的是金融资本,但是做的是产业的事情,所以我对她的经验感同身受。同时,在我们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也是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中,有很多会员不仅是北京的优秀投资机构,而且是全国、全球的知名投资机构。我们在行业分析中,还有对会员的调查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中国和全世界的股权投资发展方向,都一定采取深入运营,只有通过自己创造价值,才能给我们的投资人带来丰富的财富回报。也就是说在中国,在全世界,我们财富管理的收益水平,一定是取决于专业的股权投资机构的专业水平,这是一个有源之水。否则的话,没有拉车的,只有坐车的,这个车还是走不动的。
中国的股权投资,这些年发展得非常迅猛,甚至于有一点变形,已经不能简单说是热点、亮点,有时候也变成关注点,也可能是我们改革的突破点。这个过程中,中国在变化,世界在变化,我们的产业投资也在变化。我们可以注意到,在财富端和资金端,财产结构的安排,收入结构的安排,收益结构的安排,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改革几十年来,到了一个突破性的时间。同时,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已经提上了我们的头等大事日程,通过投资来积累民间财富,已经成为了广大百姓以及富人阶层迫切的需求。所以二者是相辅相成的供求关系。
当然,我们今天也看到了有一些似乎矛盾而扭曲的问题。比如说我们注意到,从财富管理角度来看,我们怎么来面对今天所见到的资金泛滥与资产荒的问题。同时也要看到在资产管理角度看,股权投资机构如何来解决资产错配与资金荒的关系。我们注意到最近的资金,更多的是往地下埋,在天上飞,但在地上走的,还是要重点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不同类别的股权投资,不同行业的资产配置,应该如何做,已经成为我们要关注的重点。我们还注意到,个人财富与母基金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我们还注意到并购基金支持,与企业自身本身要发展壮大的关系,这些问题都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题中之义。

在具体投资方面,国企混改大有可为。在这当中,确实需要解决好各方利益的问题。首先要解决所有者缺位的问题,解决好权益安排的问题,解决好投入安排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每个私营企业本身都是持股者,但私营企业不代表一定能搞好。所以国有企业改革,除去调动经营者积极性之外,还需要更好利用好杠杆力量,第一是资金的杠杆,第二是治理的杠杆,第三是专业的杠杆,第四是市场的杠杆。这几种杠杆的力量发挥好,以做基金的思路、方法,以对投资人负责的态度,来做国企混改,这个混改是我们欢迎的,也是大家所期待的,它也能够发展很好。
从两位外国专家的发言可以注意到,用西方的视角,观察分析中国的资本市场,以及改变的过程本身,对于我们做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也是一个离不开的大范畴。在财富管理不断演变过程中,由过去激进式的投资策略,到现在相对规范的投资策略,他刚才讲到的很有意义,非常重要。同时从我们的工作角度,是中学为主,西学为用。虽然东西方市场环境相似,但是东西方政策环境差异很大。所以我们在中国做投资,还是有一个善于取舍的问题。 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确实非常光明,并且有非常多的机会,光是山东就有9900万人口,所以足够吸纳各种投资和产业。而且山东作为我们的地主又非常有智慧,把财富管理定位为青岛和山东的金融突破口,《财经》杂志承办财富论坛,也把股权投资作为重点的专场来办,我建议每年都把股权投资这个接地气的专题论坛办下来。
听到各位的讨论,以及与各方的交流,使我对于监管部门所做的工作,付出的努力,充满了敬意。我对我们的学者、教授的睿智,更是充满敬意。监督与管理,二者是有着很深层次差别的,这关系到我们市场经济体制健全过程中,如何把我们的经济管理体制能够步步跟上,更加先进,更加合理,更加符合于中国的实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在股权投资过程当中,我们注意到一个特点,不仅仅在行业分布上,有很多的讲究,同时在同一行业上下游,投资企业之后,控股经营,上下游整合,产业链的整合,横向企业的联合,这方面都有许多价值可以挖掘,价格的提高,取决于价值的提升。

由于时间的原因,无法让每位嘉宾再发表意见。但是我们看到每位嘉宾,今天都进行了精心的准备,发表了精辟睿智的发言。我们其实还有很多PE投资和财富管理的问题可以探讨。比如说在中国的财富管理过程中,如何以专业人做专业的事,做专业的管理者,这个方面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我们的老百姓,包括我们的富有家庭,包括我们的企业所有者,如何通过投资母基金发展投资事业,这也是中国一个方兴未艾非常大的空间;同时,通过股
权投资机构,与上市公司,与企业集团,包括未上市的企业集团联合,联手进行整个行业的拓展,做更多的跨界的投资,这个也是中国企业做大做强一个非常好的途径;同时,通过做大龙头企业,带动更多的中小企业能够发展,也是一个对国有利,对民也有利的大工程;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从资金流向来讲,不仅仅中国的资本在走向海外,同时实际上海外的资金,也会回流到中国,比如华侨资金,更加看好中国的海外资金在往中国走。

 

共论金融聚集区差异化发展之道

金融聚集区需要把股权投资作为核心要素来配置

谢谢大会的邀请。我昨天坐在那个位置,主持了一场关于资本挑战下的股权投资方向讨论。实际上昨天所主持内容,与今天讨论内容,丝丝相扣,非常吻合。因为昨天谈的是金融投资的内容,今天是金融服务的载体。

无论是股权投资,还是金融服务,都需要一个家,需要一个好的载体。我们看到了青岛金家岭金融聚集区,在过去三年内取得很大成就。放眼看去,大江南北,全国可能有不下百家的金融聚集区。这种竞争带来非常残酷的现实,继续走老套路,遍地开花,是不是金融聚集区的发展方向呢?我们的答案:一定要走跨越式的路,才能走好这一步。 我们可以从几个维度看这件事情。首先,我们曾经为不少金融聚集区做过顾问,从规划角度有很多的感受。第二个,作为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对此做过大量行业分析与评价。第三,因为我所供职的云月(LUNAR),本身就是运用金融的资本,以产业的方式,投资企业,控股经营,深入运营,提升价值,帮助企业发展,因此对金融服务有很深的体会。从这三个视角看这个事情,最大的感受,就是金融聚集区的体现,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地理位置的概念上,而是应该形成在金融服务、金融投资、金融发展的行业生态的建设上。行业生态建设好了,才能使得各种不同的机构都住下来,心情好,生活好,工作好,而不是像候鸟一样,飞来飞去,点名报到而已。同时,任何一个区域性的金融聚集区,还真的不能够关着门办。如果仅仅是一市的金融聚集,必然越做越小。一定要胸怀大志,一定把一市、一省、一个地区
周边的金融重任担起来,虹吸效应非常明显。全国不可能一百个金融聚集区,我想十个就不得了。青岛作为北方金融的重镇,有很好的潜力,我很看好。
但是如何进行差异化竞争?首先,金融聚集区不是主体,金融服务不是孤立的,所服务的对象,一定得是产业,一定得是企业,一定得是实体经济。这个关系摆正了,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其次,金融聚集区应该是产融融合,以金融撬动更大的产业。第三,在金融聚集区结构化的设计和运作过程中,我特别提倡把股权投资作为核心要素来配置。第四,应该找到本地及周边地区,具有的细分行业优势,以行业的龙头企业,加上真正有专业性,能控股经营,善于深入运营的金融投资机构,配合外围成体系的金融服务资源,共同打造成为产业型的金融聚集区。所以我提倡中国的金融聚集区,前面加两个字,“产业”金融聚集区,这才是一条可以走通的路。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需要有几个关键词的组合。第一,我们讲的是产业结构优化调整,一个地方发展经济,时髦要赶,实事更要做。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健康生命,高尚生活,消费升级潜力也非常大,金融聚集区也应该服务于这些可以持久发展的产业。其次,区域性的金融聚集区,还应该把民间资金、资本与产业结合起来。我们论坛的主题是财富,就是要考虑,如何把民间的各种资金,形成有效的形式,实现高效的投资。金融聚集区做母基金,应该是题中之义,在中国人民富裕过程中,提供科学、合理、安全、风险收益匹配的金融投资收益,能够大有作为。第三,“一带一路”走向世界,我们必然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中国梦,因此我们在做金融聚集区的时候,在支持产业发展的时候,还要把国内金融资源的聚集,与国外金融投资渠道的对接,二者结合起来。 我相信,中国的金融聚集区一定能脱颖而出,形成产业金融共同发展,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投资使得百姓财富增长的好局面。我们期待它的实现。谢谢大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un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