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MENU

Media Center

宋斌出席第六届创新与资本论坛 共论股权投资助力经济转型

2018年1月18日,由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主办,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等国内25家投资行业协会联合主办,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中关村发展集团、中关村企业信用促进会、中关村软件园发展有限公司、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中国新三板联盟、中国青年天使会、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特别支持的2018(第6届)国际视野下的创新与资本论坛在北京召开。云月控股执行合伙人宋斌出席论坛,共论股权投资助力经济转型。

本届论坛以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为合作重点,以拓展国际视野,实现全球联动为目标引导,切实推动“一带一路”发展,在聚集百个国家、千个项目、万亿资金的基础上,深入探讨国际视野下的创新与资本发展趋势,探索合作,协作共赢,实现产融结合的国际化投资格局。论坛邀请国际投资专家、国内知名学者、行业专家、上市公司决策者,围绕国际产融合作、跨国投资、上市公司海外并购、中小银行创新发展、投贷联动、基金小镇发展、产业园区整合、政府引导基金配置、全球创新科技、金融科技、母基金(FOF)及家族财富管理、券商服务等主题展开研讨。来自美国、加拿大、俄罗斯、以色列等80多个国家的驻华大使、商务公使、参赞以及驻华机构和投资公司代表,以及众多国内理论界、产业界、金融界专业人士参与本届全球视野下全产业链、全生态的股权投资千人盛会。

 

宋斌在第六届创新与资本论坛上的讲话实录

大家好,我是Lunar云月控股执行合伙人宋斌。云月控股是一家全球知名的投资机构,主要专注于消费行业,专注于控股投资,专注于深入运营,专注于价值提升。所以在国际投资界中说到云月模式,大家都知道讲的是我们。云月的投资人主要有国际上一些著名的大学,还包括著名的跨国公司,也包括著名的主权基金和母基金,在中国的投资业绩大家比较满意。我个人经历比较简单,先在企业工作,再到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后来进入投资银行界,之后做金融投资和股权投资,因此这些年一直围绕着产融结合主题,为企业服务,为投资者服务。

我觉得前面几位领导、专家和投资家讲得特别生动,特别受启发。我还是按照李春洪主任布置的功课讲讲我的看法。做人要真诚,说话要实在。讲句老实话,股权投资本身就是股权投资,股权投资不能混淆于其他任何种类的投资,也不能混淆于没有风险的投资,也不同于金融服务、证券交易与基金投资,这些都是不同的,不能混为一谈。

今天我们正本清源,讲的就是股权投资。股权投资实际上也是一个供需关系的体现。投资机构满足一系列需求。这些需求体现在哪?主要是企业、行业和投资者三个方面。

首先体现在企业的需求。投资机构不能只是站在投资的角度、金融的角度,说自己想做什么。你想做什么并不重要,而且做的很多是错的,走偏了的。现在脱虚向实,本身就是一个反正,就是一个扭转。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无外乎三个需求,第一是最初发展的时候,需要有人跟它共担风险。第二在成长的过程中,需要有人陪伴它共同提升。第三在成熟阶段,需要有资本与共同扩大规模,形成冲刺NO.1的局面。企业的发展过程中需要资本,不是简单的资金,也绝对不是呆板的、没有动力的、没有发言权的简单化的资本,而是需要带着力量、资源、智慧和规划等各种的专业技能,共同帮助企业发展的资本。所以在风险投资的阶段,每个投资家本身就是一个综合的资源库。而在企业大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并购基金以控股的方式,以有足够影响力的方式,调动各种资源帮助企业发展,包括战略规划的制定,包括人才的选聘,包括经营管理的提升,包括品牌塑造和技术革新,都是企业发展要做的最重要事。所以股权投资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一定是有实质推动作用的力量。

第二个需求体现在行业方面。我们注意到在不同的行业方面,对股权投资也有很强的需求差异。中国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随着整个世界经济格局的转变,已经或正在由粗放型、数量型的经济,发展到了质量提高型、效益型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原来快速发展的、规模扩大的的产业,逐步变成资产重、包袱重的产业,开始走不动了。而我们过去所看的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却又不起眼的产业,现在成为我们的投资方向。做股权投资,一定是帮助产业来转型。十九大报告中,中央有一个重要的提法,消费是经济发展的重要的基础作用。也就是说,我们讲的大消费行业,概括为衣食住行,吃喝娱乐,健康生命,品质生活十六个字,正是中国下一步要大发展,为老百姓谋福利,为中国梦实现,大家都能得到实在好处的产业。消费行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在股权投资过程中,将是一个重要的主战场。这样将消费升级和产业转型结合在一起,中国的经济就有了一个扎扎实实靠内需拉动的好局面。

第三个需求体现是与我们搞股权投资非常密切相关的投资人。中国的投资人,基金的出资人,到了今天,需求也完全不一样了。十年前,即使输得一无所有,也敢大赌一把。而今天作为一个中产阶级正在崛起的投资群体,中国的投资人需要的是可靠的、稳健的,风险与受益相匹配的投资模式和投资方式,特别是专业的投资管理机构。

因此在整个股权投资过程中,重点是几个关键词。第一,一定将适应中国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好产业,作为我们主要的关注点,并且一定要专注,专注才能专业。第二,一定是为帮助企业提供实实在在的发展动力,而拥有和发挥专业能力,才能使股权投资独树一帜,成为去杠杆促发展的重要力量。第三,一定要为我们的投资人,拿到实实在在的收益,以创造性的工作,创造价值,创造效益,为投资人做出应有的贡献。

关于股权投资退出的问题,李主任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退实际上是股权投资的终点,也是最后果实的获得。没有一个成功的退出,所有投资的成功都是空谈。决定如何退出,投资模式与整个的市场结构很有关系。

首先是与中国资本市场关系,由于还没有完全市场化,造成股权投资行业对项目评估和投资实施,都有很大的扭曲。后面如何退,确实影响前面的投。一个以注册制为特征的中国的资本市场出现,将对中国股权投资行业产生浊水变清、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中国资本市场化的改革进程,股权投资行业转型,都是大家非常期待的事情,相信在后面的五年,也许用不了五年,会有好的消息和进展出现。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退和你前面投的模式也很有关系。因为我们知道,在过去这些年,股权投资行业处于搭车与拉车、投机与投资二者形态并存的状态,这些都无可厚非,哪一种模式都不能算错,存在就是合理的,市场本身有合理的导向。但是今天有几位参会的嘉宾对我讲,到今天再去找所谓的好项目,稳把稳赚的投资,几乎绝迹了。即使所谓的好项目,估值也都上了天。所以只是想简单看上一辆车,搭上去走,这个退出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今天需要的是,专业投资机构作为具有足够影响力的股东,帮助有潜力的企业,创造价值,提升价值,这种项目退出的出路有的是,不论是独立上市,还是卖给上市公司,还是持续经营享受分红权,都有很好的状态。国外有很多的项目,前面基金投的企业,会有另外基金去接。因为每家基金的投资策略,投资的收益要求,投资的阶段不一样,所以进入与退出就有很多的机会。所以我认为从投资机构自身投资模式的选择,决定它的退出方式不一样,总的趋势是越来越稳健,越来越可靠。

其次是外部整个环境,包括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的变化,也在倒逼投资机构思考如何适应更好退出问题。第三是就退出而言,现在国内A股市场已经成为最热点了,但是我相信地球是平的,海平面也是平的,全球的资本市场将来也是平的。所以大家可以注意,随着未来的几年国内经济政策的变革,国际的经济格局的调整,整个资本市场的退出通道,又会呈现多样化的状态。

退出的另外一个热点问题,就是前几年流行上市公司并购+PE的模式,现在通过这几年的实践,发现上市公司并购+PE,PE很多干的是投资银行的活,看到了一个项目,拿过来,装进去,实际上这里没有多大创造性、多大价值,所以现在发现拆伙的也非常多。我建议上市公司与PE合作,PE应该按照上市公司的发展方向,以独立的、专业化的能力寻找标的,做出判断,进行全面的培育、孵化以及提升,之后在全行业寻找最好的出售对象,其中合作的上市公司可以优先,这样就形成好的投资项目,通过价值创造实现退出,对于整个PE机构专业价值的体现,专业水平的成长,对于整个投资项目的退出,都具有非常正面的意义。

Lunar | January 19,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