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MENU

Media Center

云月合伙人出席第五届全球投资并购峰会:产融跨境双向联通的股权投资并购战略创新

2018年4月25日,晨哨集团、中国股权基金投资协会、上海科技金融产业集聚区联合主办的第五届全球投资并购峰会及专题论坛在上海举行。来自跨境投资并购相关领域的众多专家学者、政府领导、商业领袖,围绕“大买手新动能:跨境跨界与共建共享”主题进行了系列演讲和圆桌讨论。

云月控股(Lunar)执行合伙人、中国/北京股权基金投资协会执行副会长宋斌应邀出席开幕式,发表题为《产融跨境双向联通的股权投资并购战略创新》的开场主题演讲,共为2017《中资海外并购十佳大买手》等系列金哨奖获奖机构颁奖,并联袂主持4月26日《LP多元化与PE二级市场启动》专题闭门论坛。

 

产融跨境双向联通的股权投资并购战略创新

–宋斌在第五届全球投资并购峰会上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来自企业界、投资界、金融界、并购界的各路专家精英,大家早上好!

首先感谢峰会组委会的盛情邀请,很高兴与大家一起交流产业跨境,产融结合,股权投资并购战略创新问题。

一切都是风云际会,因缘相聚,这次峰会也是如此。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了,但是这次峰会举办的时空非同寻常,大有不同。中美贸易战,全球经济格局激烈振荡,夺尽世人眼球,激荡世人魂魄。阳春三月,太平洋吹来的却是一阵阵的冷风,甚至可能带来暴风骤雨,所以今天我们的讨论也绕不开这个重要影响因素。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将要发生的变化本身,以及对于全球的经济发展,产业并购,股权投资,乃至人们如何看待这个真实的世界,都会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可以讲今天改变了,就不会再变回来了。所以我们今天的峰会,不仅要讲现实、战术、方法和传承问题,同时还需要研讨战略、未来、目标和创新问题。今天出席会议的都是成功的企业家、投资家、金融家,各行各业的专家,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期待后面听到您们的真知灼见。我先抛砖引玉,讲三个问题和观点。

第一个问题,我们讲并购。以并购为特征的金融投资和产业整合,如同一个透明的窗口,反映产业、企业乃至经济的状态和趋势,观察和研究并购活动,有利于企业家和投资家对经济、对经营,做出从战略上整体判断,战术上分类创新安排。并购是跨地域、跨行业、跨文化的整合,也是现代规模化企业发展的必选动作、必由之路,数量会越来越多,规模会越做越大,这是大趋势。这些年中国本土以及跨境并购发展非常迅速,到了今天出现一些新的形势和特征。

从国内看,产业需求的扩张,金融规范的引导,经济政策的鼓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求,并购的作用不仅仅是促进科技进步,同时也是持续扩大内需的必备手段。

从国际上看,全球经济一体化,贸易自由化,国际资本流动已成大势。虽然今日不同国家政策有所变化,市场出现波动,但相信都是一时的。调整完善后将形成新的格局,到时候将有更多并购和发展的良机。

从并购分类看,金融并购,产业并购,技术并购,资源并购,以及管理并购、品牌并购,还有重要的人才并购等等,并购对象类型越来越广泛。

从并购分隔看,区域不同、市场不同、行业不同,标的和交易也有所不同。比如说欧洲美国是我们并购的传统区域,更多在先进制造业以及高科技领域。而“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更多是产业并购、资源并购和资产并购。而且我们注意到,并购的趋势和范围,在由制造业跨越到消费领域,并还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我们还注意到,海外的企业目前对于中国企业并购兴趣也在增加,主要聚焦在产业的关联度和市场的互补性上。例如由于全球商品及资金流动,欧美企业更多关注是中国市场的相关联性,不仅欢迎我们并购,也想并购中国渠道的企业。而第三世界的企业,由于全球产业链的重新布局,也非常想收购中国的适用技术。

为了适应新一轮的全球化产业化布局,中国的产融结合并购,更需要围绕着核心扩能、邻近扩张、选择性扩张、学习型交易等不同目标,做好行业细分和区域细分,争取有利的并购时机和位置。

在这个过程中,产业将直接动手,也会与股权投资基金联手并购,重点发力在TMT、生物技术、金融科技、新特材料等新产业领域,以及与产业转型、消费升级密切相关的产业扩展领域,还有上下游跨国流动的系统化安排方面,实现有差别化的政策,差异化的战略,差异化的追赶。

因此我们展望未来,在前几年总量大、规模多、趋势好、交易需求旺盛的基础上,并购低谷的到来并不可怕,相信业务还会恢复更高峰,发展将更加迅猛。其原因在于传统金融脱媒,信息技术进步,还有资本杠杆推手,科研技术化,技术产业化,产业规模化,市场全球化,速度在加快,转化周期越来越短,涉及产业的广度和深度持续扩大,更重要的因素是市场力量的大趋势。

第二个问题,股权投资作为并购活动重要引导与支撑力量,也是不可替代的,而且必须加强。

并购过程和成果需要体现在权益共享的层面上,特别是股权投资的落地上,根据并购需求的变化,做好股权投资战略和策略的创新。根据我们协会统计和调研的情况,可以对股权投资做个行业扫描。

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在过去十年迅速发展,GP数量和资金总量不断增加,专业人才队伍不断扩大,投资功能、绩效和收益日益显著。但是具体分析,行业依然还有很多挖掘潜力和发展空间。

我们先看资金端,目前国内资金端虚胖,整个基金体量水分较大,LP市场专业化程度参差不齐,市场化的母基金依然方兴未艾,政府引导基金受到严格监管,整个基金总体量水分较大,有些政府出资、银行出资的不确定性在增大,市场化专业化的基金还不够壮大。因此如何适应日益成熟的投资者对资产配置的需求,是摆在专业LP和资产管理人面前最大的问题。

尤其是储蓄基金对接产业,还有较大的差距,直接融资大有不足。前几天央行有官员有篇文章,特别讲到了直接融资与股权投资,业内反应比较热烈。这个问题需要讲完整,特别要避免将直接融资简单地等同于资本市场,甚至于只是证券市场,也不能将股权投资混同于一般的金融投资交易。因此需要通过制度建设,形成正向机制,以阶梯性的资金传导形式,以母基金、家族办公室等专业机构为主体代表,将储蓄资金有序导引,通过股权投资支持实体经济。

同时这一轮扩大对外金融开放,也将有利于股权投资助力实体经济。我们加大开放金融服务的行业准入,反逼业界提升经营能力,但也多了分蛋糕的人。而加大外资投资进入金融市场,可能带来市场波动,但也反逼提高金融监管水平,这些或许是我们需付出的代价。但是我们引进外资股权投资,总体上有利于长期稳定资金进入我们实体经济,同时也应放开束缚,乃至鼓励民营资本在股权投资方面大有作为,这些都是对中国产业发展的重大激励和利好。

我们再看资产端,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已经成为主基调。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资金的头部效应日益凸显,支持科技创新,推进经济转型,作用有待进一步发挥,如何以股权投资基金的权益资本为杠杆,有效带动对企业更多投入,正是当前问题症结关键之所在。

我们再看投资机构,竞争加剧,开始分化。最近S基金就是二手份额转让基金非常热,也从侧面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以往基金投资存量的窘迫状态。人民币基金已经占据市场主导地位,但外币并购基金似乎很有潜力。产业资本投资力度在显著加大,产融结合需求更为明显迫切。交易性质的基金,特别是投机型基金,为创业发展和企业成长,未能带来大家所预期的所需资金背后的智慧思想和智能力量。优秀项目缺少,优秀资产不足,背后的原因是优秀的产业管理人少,创业家少,企业家少,产业金融家少,优秀的金融产业家更少。因此能够做到行业专注,运营深入,价值创造,资源整合的优秀资产管理人十分稀缺,对具有聚焦行业专业管理能力经验,特别是善于产融结合的金融产业家的需求,非常清晰和迫切。因此对产融结合的并购基金,要求团队组合,不仅要有投资家的专业能力,还要有行业专家、管理专家、市场品牌及营销专家的复合资源和能力,在价值发现的基础上,更需要强大的价值创造能力。

我们再来看投资策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并购投资带来历史性发展机遇,但是目前还是做少数股权的多,做控股投资的少。单纯的金融类股权投资,类似做个位数加法,而简单的产业类股权投资,更类似做十位数加法,而产融结合的并购基金做的是乘法。我们现在常规常见的股权投资,重在创业企业的引导与发掘,而并购基金重在成熟企业的产业转化与效益提升,所以在投资理念、投资策略和投资能力上,更需具备差异化的优势特长。

新时期的股权投资并购战略需要创新,主要表现在不再是简单的点对点投资,而是更多进行跳跃性的投资,拼图式投资,渐进式投资,链条式的投资,以及平台式投资和矩阵式投资,如此才能有利于企业与基金联盟、产业链、平台式的发展。

从国际股权投资的发展历史和云月控股(LUNAR)成功经验看,创新成就的并购基金,应该更加类似产业控股平台,但又是本着金融产业家的思维,运用金融杠杆和经营管理手段,坚持所专注行业和投资模式,通过深入运营,资源整合,更加灵活、更加进取、更加高效,也更加注重系统化持续提升所投企业价值。而且在跨境股权投资并购的策略上,也注重从用市场换技术,转变为资本粘技术,各方从利益互换,转变为利益互享,从资金一体化转变为资本一家人。

我们对跨境并购,特别是股权投资,应该充满信心。我们知道当前全世界面临是确定性的不确定性,同时也是不确定性的确定性。不确定性体现的是由于贸易战和国别间经济过度激烈竞争,造成全球金融市场以及资本流动的不确定性,包括并购活动的不确定性。但是全球市场的凝聚力,产业的向心力,都决定了市场自由竞争是全球经济的支撑力量,并购的功能是离不开的,股权投资基金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特别是中国经济必定要向更高层次的质量经济发展,经济结构将不断趋于合理,全球经济也必须更加融合,所以大的方向不会改变,这是最大的确定性。

我们前面讲了产业并购,产融结合,跨境整合,股权投资等专业问题,但面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与挑战,还需重视研究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文化人才的加速融合是未来竞争的焦点所在。

企业之争,离不开国家之争、制度之争、文化之争的大环境。世界的差异是必然的,但融合也是必然的。读历史,知大势,人类社会,文化信息互通,商品物力流通,战争不能隔绝,竞争就更不可能。开放经济,日益优化,封闭经济,必然退化,已经被中西历史所证明。即使我们看到一时冰封,春来依然绿波荡漾。我们作为中国企业界金融界的专业人士,更要苦练内功,巧借外力,专心致志做好自己的产业与投资。

从更高层次发展的角度看,并购并非完全为了竞争,并购各方不是零和游戏,相互之间的真诚互利交流与合作,可持续增长的共同发展,才能为人类为世界作出正能量的贡献。这是全球股权投资并购,以及国际经济文化交流的金标准、最高标准,也是最终标准。

相信我们中国人,有智慧、有胆略、有定力,能够站在更高层次,以更广阔的视野,关注更长周期,在人才、文化、思想,以及人心向背等方面,看待面向全球的大开放、大并购、大融合的战略问题,共同坚持发扬艰苦创业、开拓创新、价值创造的精神,这是每位科学家、企业家、产业家、产融结合专家,以及各行各业专业精英,都要承担的社会责任、国家责任和人类责任。

按照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广义并购的定义,应是实现人才、人文、人心的并购。其最高境界应是竞合、结合、融合、和合,世界大同。

最后祝愿峰会圆满成功,祝各位朋友吉祥安康。请各位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Lunar | April 30, 2018